返回
彼時亡者正吹響長笛

彼時亡者正吹響長笛

作者:Frauda

分類:其他

字數:0萬

狀態:連載中

更新:2024-06-10 03:05:27

標簽:

彼時亡者正吹響長笛小說簡介
生長,氾濫,興盛之後枯萎。 年輕音樂家盛極一時的才華曾讓無數人惋惜過,難道是天妒英才,權貴遺孤竟落得個如此令人扼腕的結局。梅寂的離世讓上層階級短暫的記起了這個曾經空前繁榮,現如今徹底斷絕的家族。 繼承梅寂遺產的人叫莫潛。據傳他被梅寂當做此生唯一繆斯對待,卻是個薄情冷心的人渣。這位法律界新秀雖有一口伶牙俐齒,是法庭上無往不勝的絕對強者,但感情生活頗被人詬病。風流成性,傲慢冷漠,身邊情人來往無數。與梅寂保持了六年名義上的戀愛關係,卻從來談不上忠誠,詭異地叫對方著迷成魔,死了都願意拿遺產養他。 外界都傳是莫潛對感情的不忠,讓多愁善感的藝術家心碎崩潰,最終選擇了在浴缸裡結束自己的生命。 隻有莫潛自己清楚,真相不是這樣的。 他清晰地記得那個午夜,浴室籠罩在一片溫濕霧氣中。蒼白軀殼瀕臨毀滅,手腕上孕育著一場猩紅的暴雨,而那雙總埋著癡迷的黑眼睛就在水麵下一動不動地看著他,直到裡頭的靈魂徹底死去。視線被藏在由鮮紅織就的紗衣下,莫潛恍惚中覺得自己看到了一副笑容。歡欣雀躍,讓他不寒而栗。 他早已厭倦陪這個天真的少爺玩愛情遊戲,所作所為隻不過為了對方名下的資產——利益纔是原始的驅動力。在目睹了梅寂向自己劃下利刃的那一刻,他心裡震顫的驚歎中還夾雜狂喜。這也省得我動手。莫潛這麼告訴自己。 可仍有毛骨悚然的不適感常常圍繞著他。 他將梅寂的葬禮一拖再拖,根本不屑得在對方離去後襬出哪怕絲毫的哀傷或悲歎,逢場作戲哄人開心的戲碼冇必要演給死人看,何況他已經拿到了他所渴望的——梅氏龐大骨架下所有的資產。 他依舊風流成性,自視甚高,彷彿已經擺脫了所有過去奔嚮明天。但莫潛能感覺到有東西在窺視,儘管並不知道是什麼。 直到他在對方死去一週年紀念日那天清掃墓碑時,看見了站在雨中,彷彿正注視著他微笑的蒼白幽魂。臉龐完整漂亮,那聲音粘稠而惡毒,對方如同生前那般搭住他的肩,陰冷吐息吹軟了他半邊脖頸:“親愛的,好久不見。想我了嗎?” —— 梅寂知道,想要換來一支舞,總還是要付出些什麼的。即使那代價可能是生命,愛,或者其他更加重要的東西。但他心甘情願,恨不能獻出半個王國以求慰藉摯愛——如果存在某種可能性,他那隻懂得模仿的情感模塊能克服缺陷,理解什麼是愛的話。 “我的公主,親愛的莎樂美。我願為你付出我珍貴的靈魂和頭顱,那麼你可否穿上那件輕紗,為我獻上最後一場歌劇,最後一場七重紗之舞?” 腹黑惡趣絕對掌控鬼魂1×傲慢無情心狠手辣律師0 梅寂×莫潛 【預警:梅不是好東西,他的柔弱天真是裝給莫看的,本質是個相當惡趣味且冇道德的傢夥,不懂得大多數情感的含義,隻是出於一種渴望看到藝術品誕生的興趣在試圖使莫陷入所謂“愛”為他起舞。莫更甚,他能因為利益對梅的死亡無動於衷甚至喜悅,當然也不會因為愛就施加憐憫,他永遠隻愛他自己。莫不潔,也不愛梅。大概是短篇,是作者個人看惡人互相折磨的xp發泄,純粹是為了爽。】 【內容涉及不正常三觀等內容不代表作者立場,請勿模仿】
彼時亡者正吹響長笛最新12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