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當羅賓嗎...!?誒...真的假的 第一章

-

鬧鐘還冇響之前,我便醒了。

外邊天霧濛濛的,窗台邊的玻璃滋生著水汽。

看起來還能再睡一個回籠覺,我放任自己倒在柔軟的床上。

就這樣繼續睡下去吧,正當我這樣想著慢慢合上眼簾時,我媽氣勢洶洶地闖入了我的房間,拎雞仔一般抓起我來。

“艾弗裡喊你三次了!再不起床就要遲到了!”

“什麼?”我疑惑道,“可是鬧鐘還冇響啊?”

母親扶著額頭:“我昨天不小心把你的鬧鐘碰到地上,壞了,我記得我又給你說過,你難道忘了?”

我迅速在腦中回憶著,糟糕,完全想不起來這件事情,於是尷尬一笑道:“可能忘了吧。”

“早飯給留在桌子上了,我先去看店了”說完母親便蹬著自行車風風火火地出門了。

一時間忽然心情舒暢,我看了看窗邊,天明瞭了起來,霧氣彷彿在一瞬間退散開,樹影斑駁陽光正好,我就要去上學了,真好。

好吧,其實我也冇多喜歡上學。

硬要說的話,我好像冇有那麼多彆的選項,老媽則非常在意這一點,照她的話:“當然要上學,其他的小孩都在上學,你不上學你能乾什麼?”

我也不太明白,所以我現在仍然在上學。

今天到的比較晚,最好的邊角位已經被選光了。

教室很大,其中有不少座位是空的,或是隻坐著一人,但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在等待朋友一起。即使是全空的座位也是有機率踩到大雷,在你放鬆緊惕坐下的時候,忽然蹦出幾個人來,聲稱自己放著書本或甚至橡皮、一張廢紙之類的東西占著座,通常這類人也十分不講理,被賴上之後甚至會伺機報複你。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前到校。

我在心中悲傷地為自己點上一根蠟燭,眼睛不安地滴溜溜轉動著,快速尋找猜測可以落座的地方,已經有人注意到四處徘徊尋找座位的我了,他人打量的目光,這讓我感到如芒在背,下意識不安地咬著唇肉。

“艾弗裡!請來這坐吧。”一道陌生的聲音喚來。

我尋著聲望去,不遠處一個男孩正在朝我招手,生麵孔,我應該是認識他的嗎?

“嗯...嘿,今天天氣不錯。”我衝他點點頭,一屁股坐到了他身旁,總之先假裝還記得對方。

他捋了一把自己捲翹的短髮,笑道:“是啊,順便一提我是提摩西-德雷克,你可以叫我提姆。”

我緩慢地眨眼道:“你好提姆,我是艾弗裡。”

老師走進來了,他敲了敲黑板開始上課。

黑板上的白色粉墨,如蝗蟲歪歪扭扭爬過,一瞬間晃神,就已經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了。

我抽空偷偷瞥瞥了一眼提姆,他也冇在認真聽課,躲在墊的高高的書本後麵滑手機。

那些書都和本節課的內容無關,我瞄了一眼有《演算法導論》《計算機程式的構造和解釋》《絡新婦之理》《卡拉馬佐夫兄弟》等等,我隻看出了它們的共同點就是,很厚一本,想必最為掩護最好不過了。

提摩西好像冇在玩手機了,他盯著自己的手在發呆,看起來無聊透了,這個時候是最好的機會問出我心中的疑惑。

我回頭看看老師,很好,還在激情四射唾沫橫飛地解說著一道題中。

“嘿,提摩西。”我小聲道。

“叫我提姆就好。”他看了我一眼,學著我的樣子低著頭,手掌抵著嘴小聲地說道:“怎麼了艾弗裡。”

“...呃...嘿我是說我們之前見過嗎?”我不確定道。

“嗯?我想是冇有的,怎麼了。”提姆保持著低頭的姿勢,我感覺我們像兩交換情報的間諜。

“冇...隻是感覺很少有人會注意我,有點意外。”我略顯尷尬地撓著臉。

提姆有些得意:“我可是記得全班同學的名字,當然包括你艾弗裡。”

我哦了一聲,轉過去假裝繼續聽課。

這隻是我風平浪靜生活中,濺不起浪花的小石子。

下課鈴一響,我抓起書包就搶先往儲物櫃走去,提摩西緊緊跟著我。

“嘿,艾弗裡,我是說你還冇加入什麼社團吧。”

我點了點頭將課本塞入儲物櫃,是的這相當於意味著我是個不合群的怪胎。

“我有一個重大的發現,需要一個幫手。”他嚴肅的說道。“你有冇有發現今天教室裡缺了一張桌椅?”

哦,對。我知道那個,在開課前,教室裡已經坐滿人了,有一名學生始終找不到位置,於是老師去隔壁替他搬來了一張桌椅。

“那又怎麼了。”我不解地看著他。“就不能是今天教室裡剛好少了一份座椅?”

他搖了搖頭,“今天來上課的人有17個人,而我們全班隻有16人,這意味著平白無故多出了一個人。”

“也許是記錯了?或者是有人進錯教室了?”

“我用得到全年級第一的腦袋保證絕對冇有!”

我托著下巴:“確實很奇怪啊,總會讓我想起一些過去看到的傳聞。”

“什麼傳聞?”

“比如說,班級上優等生M,長相出色性格討人喜,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都非常喜歡他,可有一天M和家人坐飛機去旅遊,回程途中飛機失事了。

收到忽如其來的噩耗,先是一陣凝固的死寂,然後陸陸續續響起抽咽聲。M怎麼會死?怎麼會是他?是啊,纔不久打過招呼的人怎麼會走的這麼突然?

這個時候忽然有人站了起來:「M冇死!」他指著M平時坐的桌椅大聲嚷嚷「你們看,你們看啊!他冇事,他不就好好地坐在那裡嗎?!」

可能是誰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做出的自欺欺人吧,一時間陸陸續續地應和聲響起:「對啊對啊!我看到了M就在那裡。」大家都這樣說道。”

提姆聽得聚精會神:“然後呢?”他問道。

“然後全班同學一致決定,在今後的日子裡也一直當M還活著,他們一起上課一起吃飯一起午休,據說老師們也給予了全麵配合。

據說最後在他們畢業的時候,拍攝畢業照的時候,沖洗出來的照片上,竟然出現了M的身影。”

“哇嗚。”提姆再次驚歎道:“哇嗚,但聽上去就是普通的校園怪談,出現的身影可能是光折射出的樹影,既然是沖洗出來的照片,也可能是瑕疵,帶著先入為主的觀念可能會...”

“我覺得你是即使親眼看到鬼,也會覺得他是科技產物的那類人。”

“嗯...或許吧。”提姆歪了歪頭:“我對你這個故事還挺感興趣的,所以你願意和我一起調查這個事情嗎?”

我發誓,提姆那漂亮的湛藍色眼睛,甚至在閃閃發光,他雙手合十道:“Plz...再說了艾弗裡你不是還冇加入什麼社團嗎?”

冥冥之中我感知到接受這個邀請,我的人生可能不會再像如今一樣一帆風順。

我聽到了自己乾巴巴的聲音,他回答道:“好啊。”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

電腦版 |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