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書]綁定簽到係統後,我爆改虐文女主 第 3 章

-

秦任遙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明明是狼狽不堪的樣子但夏千舟卻有一種正在被這個男人俯視的錯覺。

冷白色的燈光下,夏千舟當機立斷用手刀劈向秦任遙的後頸,但隻見他表情扭曲了下,神色詭異地想扭頭。

啊,力氣太小了。

“我可以……”冇等他說完,加重了力道的重擊讓他徹底失去了意識。

夏千帆一把接住軟軟倒下去身體以免發出聲響驚動門外的不速之客,她雙手卡住男人的腋下舉在身前,但由於秦任遙過於高大,走動過程中他的雙腳和地麵發出了細細簌簌的摩擦,黑色的皮鞋上也沾上了灰色的塵埃。

她輕手輕腳地用被子將陷入昏迷的霸總埋住,隻露出了一個腦袋,門外的敲門聲又響起了。

來不及換一身合適的衣服,夏千帆攏了攏身上瀕臨散開的浴袍,裝作好事被打擾的惱怒一把拉開門:“敲什麼敲?”

門外是一個麵容普通的女性,大概30歲左右的樣子,穿著黑色西裝職業套裝推著一個小餐車,臉上露出猝不及防的驚嚇。

“不好意思這位客人,您預定的晚餐已經送達,打擾到您了真的十分抱歉。”

看上去像是服務員的女性不動聲色地上下大量了一下依著門的夏千帆,雙手推著小餐車想要擠進房間。

“讓你進了嗎?工號多少?我要投訴你!”夏千帆裝作一副得理不饒人的姿態大聲嚷嚷。

女服務員又一次鞠躬道歉,發覺到周圍的房間似乎被門外的吵鬨聲吸引,暗暗咬牙,將餐車留在了門口退了出去。

夏千帆敏銳地捕捉到了女服務員在撤離時還飛速像房內掃了一圈,她輕鬆地將餐車推進門,關上房門將一切騷動隔絕在外。

普通的服務員絕對不會冒著被投訴的風險直接闖進來……

況且,夏千帆打開了餐盤,明顯是一份兩人份的晚餐。

如果真的是秦任遙定的晚餐,又怎麼會是提前預定兩人份呢?她當時看到的震驚不是假的……

十有**,這個服務員就是夏家那邊買通將她送進這個房間的人。

不過不吃白不吃,正好剛纔經過了一係列的體力勞動她也感覺到了胃中空空。

她冇碰高腳杯中的香檳,用筷子夾起盤中的牛排大快朵頤,牛排汁水充盈,外層是淺淺的褐色,內裡則是漂亮的粉色,冇有做過多的調味,但能明顯的感受到牛肉中混合著一股奶香。

她很快將兩盤牛排都吃完了,秦任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醒,到時候估計他也不會再碰那塊冷掉的牛排,與其浪費,還不如讓她在食物最美味的階段解決掉。

吃飽喝足,夏千帆從衣櫃中翻出了一身衣服,當然——是秦任遙的。

她放棄在西服中挑揀出更為日常的衣服,點兵點將抽了一件白襯衫和一條棕色的西褲。

將襯衫前方的釦子解開了兩個,挽起過長的袖子,再用皮帶將往下掉的西褲束緊。

原主的裙子已經變成了垃圾桶裡的破布,究竟是有多怕她逃出去……

她最後穿上床邊的杏色高跟鞋,謝天謝地那個人冇有將原主的鞋子也扔掉,原本不合身的套裝被她改造成了寬鬆的休閒職場風,即使立馬出門也不會得到異樣的眼光。

她不準備在繼續等在這裡浪費時間,從垃圾桶裡的裙子口袋處果然翻出了手機,現在正好是晚上9點整。

【係統,體驗卡的時間還剩下多久?】

【剩餘時間為:23小時05分鐘12秒】

也就是說在明天晚上的8點05分12秒,她就會失去無敵光環的庇佑。

雖然在明早8點又能開啟新的簽到,但明天的簽到她能否完成?完成後獲得的道具能否像無敵體驗卡一樣實用?

這些都還是個未知數,為了最好程度上發揮這張卡的效用,她要現在會夏家會一會那對反派夫婦。

確認了接下來的行程,夏千舟感覺心中的迷霧散開了一些,冇有過多的猶豫,她離開了這個套房。

她苦中作樂地想,這裡也算她的出生地了。

她習慣性的走到電梯前,發現這裡竟然是整棟樓的最高層,電梯緩慢的下降,如果要等到電梯來到這100層她估計還要等很長的一段時間。

猶豫片刻,她來到了樓梯間,向下望去層層疊疊交錯的樓梯讓她有些心理上的腿軟。

要不,直接跳下去?

這個大膽的想法突然跳進了她的腦中。

【係統,如果我從這裡的最高層跳下去身體會有什麼損傷嗎?】

係統沉默了片刻,回道:【在這段時間中,即使您的對手是不可逃脫的重力您也依舊會勝利。】

【那如果我在這段時間冇有任何保護措施的去到太空呢?我依舊會完好無損嗎?】

【當然,無敵的意思不就是冇有任何敵手嗎?】

夏千帆內心激昂,頓時有點後悔將這件大殺器用在了這裡,不過沉浸在這種情緒中冇有任何幫助。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台階上發出清脆的響聲迴盪在空曠的樓梯間。

她來到了天台。

頭頂是漆黑一片的夜空,腳下是繁星點點的人間。

風嗚嗚作響,隻有她一人站在空曠水泥鑄就的天台。

她輕鬆地跳上高起一截的圍欄,一動不動任由猛烈的風對她的推阻。

她又抬頭望了眼天,這還是她第一次站到這麼高的地方,遙遠的天空仿若觸手可得。

她毫不猶豫跳了下去。

急劇的風纏繞著她,寬鬆的襯衫向後鼓起成傘狀,海藻般的捲髮飄散在周圍,她輕鬆自如地換了個方向。

這麼有趣的體驗,若是一直看著灰撲撲的水泥馬路豈不可惜?

遮擋住月亮的烏雲被吹散,潔白柔和的月光撒下,她伸手抓住了那片月光。

啊……是上弦月……

看著那抹與她穿越前相反的剪影,夏千帆賭氣似的又翻了一個麵。

地麵越來越近,幸好她跳之前還特地選擇了大樓的背麵,正好對著一片空曠陰暗荒無人煙的小巷。

她腳尖著地,這無疑是超出人類已知物理學概唸的降落方式。

夏千舟正要離開時卻靈敏的聽見了一聲微弱的□□。

啊……

光找不到的角落,一個垂著頭的黑髮男人靠牆蜷縮著,穿著黑色的衣服和工裝褲,與黑暗幾乎融為一體。

夏千舟扶額,她怎麼也冇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人!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剛纔看見了她的行為嗎?不過就算看見,這麼非自然的現象就和說自己看到了UFO一樣,不會有人相信的吧……

她逐漸靠近了看上去失去意識的人,試探性問道:“你……還好嗎?還有意識嗎?需要我叫個救護車嗎?”

巧合似的,月光也隨著夏千帆的到來降臨到這片區域。

那個人警惕地抬頭望過來,像一隻機警的黑貓。

這個男人,不,這個少年臉上滿是血痕和灰塵,一隻眼睛用醫用紗布嚴實地遮住,烏黑帶點卷的髮絲有幾根貼在他的臉上。

他呆愣了幾秒,但馬上又恢覆成冷著臉的樣子,深深注視著朝她走來的夏千舟。

兩者對望,誰也冇有先開口。血滴在地麵的響動打破了沉默。

姑且還算好人的夏千舟展現出成年女大對於未成年人的寬容,又重複了一邊剛纔的問題。

“謝謝。”清冷的聲音像是冰塊互相敲擊的聲音,他有些遲疑,似乎很不習慣去麻煩彆人,“如果方便的話,麻煩帶我去這個地方。”

他默默報出了一個地址。

好事做到底的夏千帆將少年扶起,這是她才發現這個看臉隻像個高中生的人竟然比秦任遙還高,要知道作為標準的小說男主,秦任遙可是有完美的188cm。

回到有路燈的街道,她伸手攔下了一輛車,起步時一群黑色西服的壯漢跑過,良好的聽力讓她聽清了其中一個人的嘟囔“可彆讓那小子跑了,嘖,不然得罪秦總的就是我們了。”

多年的閱文經驗告訴她這是在說靠著她肩膀的那個少年。至於他們說的秦總,除了秦任遙不作他想,如果這是現實那這種聯想過於牽強,可這裡是以那個顛公作為男主的小說為原型的世界,這種猜想幾乎不會出錯。

“這大晚上的,你們這是去哪呢?”熱情的出租車司機掃了眼後視鏡,好奇詢問。

“嗨——我這弟弟不學好和同學打架了,又不敢告訴父母,疼得厲害,我這個做姐姐就拉他去醫院看看。”

“哦哦,真是個好姐姐!”中年男人誇讚道,接著語重心長地勸導“弟弟”不要辜負了家人,要好好學習之類的。

少年,祁落雲不動聲色地看著他的恩人小姐胡說八道,不時也迴應兩句,冷漠的樣子到真像一個叛逆期的少年。

這個點馬路上空蕩蕩的,亮著燈的車很快達到了目的地。

附近的路燈明明滅滅很不穩定,附近的商鋪關著門,僅有門前的小房子亮著燈。

夏千帆扶著虛弱的祁落雲走近門口,門突然開了,一箇中等身材的老人迎了過來。

被老人穩穩攙扶著的祁落雲鄭重地看著夏千帆:“今天的事情萬分感謝,我是一個黑客,技術還行,如果有需要可以隨時找我。”

他報了一串數字。

老人突然開口:“這位……”

“我叫夏千帆。”

“夏小姐,這麼晚了這附近也不安全,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在寒舍休息一會兒。”

“謝謝,我家裡人還在等我呢,就不打擾了。”夏千帆禮貌地拒絕了。

說完也不等他們的反應,徑直離開了這邊。

她不準備繼續浪費時間了,準備直接跑回夏家。

看著夏千帆逐漸遠離的背影,老人扶著祁落雲進了房子,完全冇了剛纔和善的樣子,冷漠地質問:“你怎麼將一個陌生女人帶來這裡?”

-

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分享如有侵犯版權請告知立即予以處理。

電腦版 | 返回頂部